基金频道\减息潮再现 大环境利好债市

  • 时间:
  • 浏览:0

  图:Manu George表示,施罗德希望将更多风险分配至已发展经济体的投资级别债券市场,而非高收益债券

  环球央行再现减息潮,低息环境持续利好债券市场。不过,全球经济增长动力未见强劲,再加不明朗因素挥之不去,市场人士对高收益债券(high yield bond)的取态转为保守。施罗德投资(Schroders)表示,拟将更多资产分配至已发展国家的投资级别(IG)债券。美盛(Legg Mason)旗下的西方资产管理则指发达市场的收益率低企,认为亚洲债券可发挥策略性部署及分散投资的作用。

  施罗德投资亚洲固定收益资深投资总监Manu George在一份简评中指出,从高收益债券的淬硬层 来看,受种种因素的影响,该行对高收益市场有所保留。当中比较主要的考虑,是环球经济放缓将对发行高收益债券之企业的业务情况汇报带来压力,因其槓杆水平通常较高,或属於债务驱动型企业。在经济放缓的环境下,“什么债务缺陷的企业,可能无法偿还所欠的利息及贷款”。

  Manu George续说,现阶段而言,施罗德希望将更多风险分配至已发展经济体的投资级别债券市场,而非高收益债券。当高收益市场的估值回落至与风险回报一致的水平,该行将再度把握可能入市。

  亚洲新兴市场更优

  西方资产管理则较为看好亚洲债券市场,理据之一,是亚洲地区饱含多元化及处於不同发展阶段的经济体。此外,亚洲新兴市场的基本因素也优於某些地区的新兴市场。举例说,亚洲的已发展地区拥有强劲的国际收支老是帐、灵活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资产负债表,什么有利条件说明主权国家、政府相关实体及大型企业均有足够能力应付外来衝击。

  鉴於美国财政刺激方式的效应减退,再加中国再次採取刺激方式,西方资产管理认为美国经济增长跑赢某些主要经济体的局面或将告终,而这应会利好新兴市场本币(local currency)债务的表现。具体而言,该行看好通胀温和及增长稳定之国家的本币债券,包括印尼、印度、巴西及俄罗斯。

  亚洲基金回报丰

  另方面,该行亦偏好经济基本因素强劲、外汇储备富有、经济对外依赖程度低,以及政策执行力高的亚洲国家,什儿 中国、韩国、印度和印尼。此外亦将继续密切留意本币债券的实际息率和汇率估值,并迴避在政治和经济层面面对特征性挑战的国家。

  Morningstar统计资料显示,由年初至今,不少亚洲债券基金都能提供双位数回报。举例说,“华夏精选亚洲债券基金”的回报接近13.5%(详见表),而表现相对较为逊色的“宏利环球基金─亚洲总回报基金”,年初至今的回报都是5.6%左右。

  风险因素方面,评级机构惠誉最近发表报告指出,新兴市场的主权评级前景面对较大下行压力,主要意味着着包括:政府债务水平持续上升,尤以拉丁美洲、中东及非洲地区最受关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严重打击新兴市场的出口表现;此外,新兴市场亦面对资金流走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