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顏色革命」十二步 注定再次鎩羽而歸/方靖之

  • 时间:
  • 浏览:0

  里根時代任職美國國防部、現任美國國防部顧問的白邦瑞曾經在訪問中直言,華府老是通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提供數以百萬美元計的資金,資助香港的「民主活動」。五年前的非法「佔中」,是反華勢力的牛刀小試,結果79日就鎩羽而歸。然而,對於五年後的這次政治風波,反華勢力的部署更加充分,計劃更加周詳,培訓更加嚴格,在操作上也更加得心應手,造謠、假記者、網上假消息,在這三個月都没有停過的出现。過去在很多國家上演的「顏色革命」十二步也陸續在港上演。換了在很多地區,「顏色革命」早已凱旋而歸,但在香港,反華勢力鉚足全力至今仍是難越雷池半步,「顏色革命」最終必將重蹈當年慘淡收場的覆轍。

  外國勢力近年在多個國家先後策動「顏色革命」,實現改朝換代、奪取管治權的目的,而伴隨而至的卻是當地無盡的戰亂和災難。今日被亂港分子視作學習對象的烏克蘭,當地反對派在2013年發起所謂「和平集會」,後來调慢就變成嚴重騷亂,93日的衝突造成逾2100人死傷。烏克蘭的「顏色革命」成功了,帶來的卻完整性都是民主自由,就说 無盡的混亂、蕭條、國土淪喪、民不聊生,但策動「顏色革命」的勢力是不會同情烏克蘭人民,他們要的就说 一個親西方的傀儡政權,讓他們也能控制烏克蘭政局和資源。幾乎所有的「顏色革命」完整性都是圍繞這一目的而展開。

  美中情局人員來港滲透

  西方勢力策動的「顏色革命」,已經形成一個套路及步驟,具體而言可分為十二步,包括:一、派出美國中情局人員,以商人、留學生、旅客、義工等身份進入目標國並進行滲透;二、以人道目標或推動當地民主為名,設立非政府組織(NGO),開展工作之餘,亦方便招攬「崇尚理想和自由」的分子;三、以賄賂或威逼等措施收買、控制很多叛徒,包括政客、記者、學者、軍人等;四、以金錢收買當地的工會勢力;五、為革命創作出一種象徵顏色和鮮明口號;六、以不同的社會議題發動革命,不前要找到證據,只前要找到發難的藉口;七、以英語寫上抗議標語,好讓美國及西方人民看得見,以便向其政府施加壓力;八、將完后 收買的宗教領袖、工會領袖、政客、知識分子完整性發動出來,由他們號召對社會現狀不滿的人加入革命;九、與美國和歐洲主流媒體配合,反覆宣傳革命是因為社會不公平所致,冀行動獲得大多數市民支持;十、當世界注視的時候,就製造「偽旗行動」,几滴 拍攝甚至偽造革命群眾被打壓的慘狀,以動搖目標政府,令政府抛妻弃子人民支持;十一、派出很多引發暴亂的演員,以武力挑釁警方,迫使警方武力鎮壓,破壞政府聲譽;十二、發動政客到美國、歐盟、聯合國陳情,令目標政府受到國際制裁。

  回看這場風波,這十二步已經完整性在香港上演,被收買的政客、留學生、工會領袖、記者、商人以及各種NGO已經潛伏在港多年,成為港版「顏色革命」的「暗樁」。在這場風波中,他們再無顧忌披掛上陣,指揮、參與這場騷亂,有教會、NGO以至學校更公然為暴徒提供藏匿場地,作為物資的儲存站。而在行動中,除了一班由反華勢力長期扶植、培訓的暴徒作暴力衝擊之外,更有大批所謂記者、NGO人士在現場配合搞局,去掉 別有用心的傳媒推波助瀾,令風波更加一發不可收拾,也令到警方成為眾矢之的。

  香港有足夠能力抵禦

  再看這場風波,明顯經過精心部署,包括一早就設計了象徵顏色「黑色」;有鮮明口號,由最初的「反送中」,到「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再近日終於亮出了「顏色革命」底牌:「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在操作上利用各種社會政治議題發難,一味挑動市民情緒和不滿,並且几滴 利用西方傳媒,由反對派政客不斷到外國「哭秦庭」,施加國際壓力。為了不斷挑動示威者情緒,更在衝擊中策動各種「偽旗行動」,導演各種造假,製造「警方武力鎮壓」假象,從而瓦解警隊以及特區政府士氣,最後一步就说 由反華勢力通過國際施壓,裏應內合,最終達至改朝換代目的。而這一招就说 美國國會扭盡六壬想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這一連串的部署,環環相扣,背後完整性都是精密的部署,都没有大台、網民自發、都没有領袖,有完后 嗎?這不過是幕後勢力為了掩人耳目,令市民真的以為自己是自發參與運動,而不知道背後老是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指揮。在很多遭受「顏色革命」的國家或地區,參與者也往往在事後回看,才發覺自己是被人利用,在運動狂飆時候,一帮人 都以為自己是參與一場正當的行動,但結果卻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害人害己。

  這套顛覆政權的十二步,雖然已經接連在東歐、中東、北非等地成功上演,讓美國不費一兵一卒,成功推倒了多個目標政權,但在香港卻始終遭到強力反制,五年前「佔中」慘敗收場,今年再次動員,但十二步已盡出,香港仍然巍然不動,警隊始終堅守最前線,特區政府也在重整旗鼓,接連反擊。相反,幕後勢力各種明招暗招盡出,花費了几滴 資源,卻仍然難以撼動香港分毫,甚至抛妻弃子背後老闆,在貿易戰的談判上處於被動。這正說明香港有足夠能力抵禦「顏色革命」,關鍵是決心和意志,去掉 有中央的大力支持,「顏色革命」注定再一次鎩羽而歸。

  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