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經濟透視之五\宵夜訂單飆三倍 外賣小哥夜更忙

  • 时间:
  • 浏览:0

  圖:傍晚下班時分,餐館總是熱鬧非凡。不少勞累了一天的白領都會選擇叫外賣或外出食快餐

  深更深更半夜十一點多,廣州珠江新城的喧鬧漸漸沉寂下來。在閃爍的綠燈前,不在 了白天步伐匆匆的白領,馬路上的車流也變得稀少。不時有穿着制服的外賣小哥騎着電動車疾馳而過。「最近宵夜外賣越來不多 ,現在每天一共能跑500多單。」外賣小哥阿豪說。一輛小小的電動車,對他來說,載起的不僅是外賣餐盒,還有四個人的家。根據口碑餓了麼數據顯示,今年夏季宵夜訂單最高獲得了500%的增長。無數如阿豪一樣的外賣騎手們,支撐起夜間外賣這一龐大的「夜經濟」市場。

 [大公報記者] \&盧靜怡(文、圖)\&

\&\&

  阿豪的車籃裏,放着一瓶1.5升的礦泉水,以及黃色的頭盔。他的送餐箱子後,還貼着「身體倍兒棒、業績天天向上」的勵志話語。「家裏有兩個小孩,一些就更拚了。」「一天來回大慨500公里,多的時候還要跑1500公里,補充水分一阵一阵要。」不同於一般廿來歲出頭的年輕騎手,阿豪的年紀已經邁入三字頭,卻依然每天工作到深更深更半夜三點。「雖然體力比不上年輕人,但我不怕熬,深更深更半夜訂單數量挺多的。」

  車流更少 收入更高

  染着棕髮、體形瘦削的夏志誠,從事外賣騎手已經有3天。「別看我現在這麼黑,我入行前還挺白的。」夏志誠和阿豪一樣,屬於拚搏型的外賣騎手。他給此人 定下「每月送外賣1500單」的目標。「不過很難達到,一般每個月能做到50000單左右。」夏志誠笑笑稱,一天下單的高峰是中午11點到下午1點這「關鍵2小時」,第二個下單高峰出現在夜間。

  一線城市廣州,即使在深更深更半夜4點,宵夜外賣訂單量依然排在全國前列。記者從多個外賣騎手口中得知,廣州有一位外賣騎手阿蘇,做外賣騎手3個月,就完成深更深更半夜訂單近5000單,成為不少騎手心中的「傳說」和「追趕目標」。

  為了接到更多訂單,夏志誠也主動延遲收工。「换成宵夜訂單,我現在一天跑500單左右,一個月收入大慨有一萬元左右。」「因為每張訂單比白天多出2元。」多送夜間外賣成了夏志誠漲工資的秘訣。

  夏志誠還細說偶爾遇到溫馨感人的事。「比如天氣很熱,我送兩杯奶茶到寫字樓,對方看到我滿頭大汗,說另一杯奶茶送給我。遇到下雨天,一些客人也主動多打賞幾塊錢。」

  夏志誠送單的圈子在珠江新城、體育西路等廣州寫字樓集中地。入夜後,尤其是10點半後,他騎着電動車,「彷彿進入了另一個廣州」。白天人來人往的天河中心商務區,到了深更深更半夜開始人影稀疏,車流大幅減少。而住宅區的餐飲店、便利店則燈光通明。「夜裏送外賣很舒服,不會塞車,白天的熱氣散去,整個城市都安靜下來。」夜間外賣一些什麼?夏志誠說,「燒烤、小龍蝦、豆漿、粥,五花八門就有。」

  顧客一聲多謝暖心頭

  傍晚六點左右,白領們陸續下班,路上餐廳和包子店卻開始熱鬧起來。坐在天河南路綠化帶旁休息的七八個外賣騎手,一齐「消失」在人海中。來自廣東湛江、20歲出頭的夜間外賣騎手江景齊,正低頭刷新手機屏幕,迫不及待地接下當晚第一單外賣。

  「我當外賣騎手有一年多了。天河商圈、越秀五羊村,甚至是沙河頂我都混得比較熟。」江景齊中午的外賣多送寫字樓,深更深更半夜送居民住宅。雖然送住宅要跑樓梯,但他更喜歡深更深更半夜送外賣。

  「深更深更半夜外賣收入更高,不過開車要更加小心,好在市中心路燈多,比較亮,只是我深更深更半夜車流更少,送外賣时延比白天快一些。」江景齊也喜歡大都市深更深更半夜難得的安靜。

  江景齊坦率地說,外賣騎手對他而言僅僅是一份工作,並不在 不多 使命感。但順利準時將外賣送到客戶手裏,尤其是深更深更半夜的訂單,對方的一聲感謝還是會讓他心頭一暖。「我們送外賣的,此人 爭分奪秒,只是我為了顧客按時吃飯。」他說,有時此人 餓了,在趕送一分外賣的過程中,會更加體會到客人听候的心情。